2010年6月6日 星期日

網路時代,直接民主的時代

我受夠了!

受夠什麼?受夠每個人在選舉前都會說的那句:「在爛蘋果中挑一個比較好的」


我說,為什麼我們得忍耐這種鳥事?上次總統大選投票時,我將票投給馬英九,那是因為我認為應該給民進黨推舉的那位失敗(請允許我這樣說)前總統一點處罰,但這不代表我全面性地接受馬英九或國民黨的作法。

問題是,我沒別的選項可以選!

在總統候選人中,確實馬英九跟我的立場比較相近,但是如果我不支持他的某部份政見,為什麼我沒辦法在選票裡反映出來?在現存的制度下,我如果將票投給某個候選人,就是變相地支持他們全部的意見,更甚者是支持他們背後的「黨派」的意見。



這種事情合理嗎?我認同馬英九的經濟政策,但我對他的大陸政策有疑慮,也對他(以及他背後的黨)拖延娼妓合法化的行為反感,為什麼我不能在用選票鼓勵他的經濟作為同時,用選票對他其他的行動施以懲罰?

選票不能充份反映出選民的意見,這種事情當然不合理!為什麼我不能針對單獨的「政府策略」發表意見?比方說:在支持ECFA同時,反對美國牛肉進口,並對這兩個議題同時發揮政治影響力,而不是只能在旁亂打嘴炮?

看到這裡,想必有很多人會說:「這就是直接民主嘛!就是城邦時代雅典他們搞的那個,不管什麼事都會把全城的人集中起來商討表決……但我們現在沒法做這種事啦,因為人口那麼多,每件事都詢問每個人的意見,成本太高了。你看看辦一次公投和總統大選要花多少錢和準備功夫……」

說得沒錯,但且慢,你是不是忘了網路的存在?

別說網路不安全,現在利用網路ATM匯款轉帳、利用網路作股票交易都已經普及化了;網路的安全程度,已經可以讓我們做一些需要高安全性的活動。

比方說投票。(微笑)

在我的想像中……


運用網路的直接民主,其基本流程應該是這樣的:
  1. 任何人都能對「預案處理系統」提交任何想要政府施行的議案(簡稱「預案」)。1
  2. 預案經過一定人數的附議(依照該預案影響人數、影響範圍、影響大小而異,將從數十人到萬人不等),才能轉送到「議案處理系統」中。
  3. 透過議案處理系統,公民對議案的通過與否表達意見。


而作為核心的議案處理系統,大概會涵蓋以下幾部份:
  1. 議案的具體內容。
  2. 議案所屬的分類。這些分類必須要藉由法規明確規定,錯誤分類的議案即使投票也沒有法律效果,比方說分成「涉及金額」、「涉及地區」、「涉及特定族群」等。這是用來供公民對自己有興趣的議案進行過濾之用。比方說有些人可能對同性戀婚姻不感興趣,或是對進出口關稅別無想法--如果潛在投票人對議案毫無興趣或獨立思想,逼他們投票也毫無意義,他們應該可以過濾掉這些議題。
  3. 議案的優缺點(優缺點左右分成兩部份,以條列式表示),每一條優(缺)點項目都聯結到一個討論條目。討論條目頂樓,則是最初提出這項優(缺)點的人對該項優缺點的說明,下方則是討論內容。
    1. 每個人都能不受限地提出優缺點項目,也能夠進行任意討論。但注意這是實名制系統,如果有人胡說八道或不講理地亂搞洗版,是可以透過各種手段來處理的。
  4. 投票系統。投票系統包含:
    1. 投票與收回\重投功能。從法案一進入議案處理系統中,就可以立刻開始投票。投過的票也可以無限次收回、重投或不投。
    2. 目前的投票狀況顯示。包括投票人數與不同選項的當前得票情況。
    3. 投票的最終截止時間。當截止時間到時,法案的通過與否就會藉由當前得票狀況獲得確認。依照議案重要性不同,不同議案的投票時間,歷時應該在一到六個月間不等。
    4. 注意:依照影響程度不同,不同議案所需的最低投票率也不同。這部份需由法律明令規定,以防止十來個人就決定憲法存廢等重要議題。
    5. 注意:投入的票,每一票都要確實應對到相應的投票者以及代理投票人(如果有的話)。並在必要時作為法律調查依據。
  5. 整套系統都是實名制的,匿名是不允許的。

請聽我解說吧


這套系統的好處,在於讓公投的成本接近於零。以至於讓幾乎所有的議案都可以藉由公投表決。費錢費工又缺乏準確度的民調基本上也不用做了,選票就等於民調。

至於無法理解、懶惰、或沒空思考眾多法案細節的人,那也不用太過擔心,因為這套系統同樣可以藉由網路,將自己的選票塞給自己信任的「投票代理人」處理--從媽媽、老公到某個有力社會人士,任何一位你信任的公民都行。這很類似我們現在採用的間接民主制度(就是將施政權委託給總統與立法委員處理),差別在於,當我們發覺自己和代理人有不同想法時,我們可以無條件立刻收回投票權(不管是儘此一次收回或永久收回),投給自己支持的那一方面。

在這樣一套機制面前,政府將失去大部份的決策權,只保有行政能力,從而一勞永逸地解決政府專權的問題。也就是說立法院將消失,只剩下行政院的意思。

當然我們還是需要總統--不過這種狀況下,總統主要是為了「緊急決策」做保留的。

也就是說,大雨來了土石流,地震來過房屋全毀,或是敵人入侵,這些時候誰還有空慢慢投票呢?這時總統與其幕僚團隊,就可以依法執行緊急決策--緊急決策必須要在一定時間之內(比方說六個月內)由國民事後追認,否則就等於總統濫權,總統的命令將失去合法性,必須即刻辭職。

有了這樣一套網路投票系統,最大的好處就是,我們的任何意見都將具有法律效力!我們再也不用苦笑著說「從一堆爛蘋果中挑一個比較好的」,我們可以自己打磨自己的好蘋果!

我可以在ECFA議題上投上贊成票,在美國牛進口議題上投反對票,同時將其他議案的決策權交給得到我信任,同時又對公共事務熱心的傢伙(比方說台灣綠黨的代理投票人,或是Wenn die Nacht am verschwiegensten ist的版主--前題是我知道他的真實身份)。如果我的想法能凝聚足夠多的支持者,我甚至可以提出一條具體的法案,讓人民決定要不要施行它。

我不需要上億元的競選經費才能夠推出我的政見!2我只需要--透過網路就能獲得的、廉價的--大量人民的支持,這也該是民主的真義才對。

要讓這套系統運作必須要有一個前提,那就是:我們必須要立法保障人民的「上網權」……是的,就像芬蘭那樣。如果我們不能保證每個人都能經常上網,那怎麼能用網路來施行民權呢?

還有,資訊教育也是很重要的

可能的質疑


或許這套系統中,最令人質疑的就是它「依賴民主運作」--「依賴民主」是缺點?這聽起來很奇怪對不對?不過我發現,人類其實是很害怕民主的。或者說,人類對自己沒信心。

以上的直接民主開始運作後,公民再也沒有立場痛罵、埋怨決策者--因為唯一的決策者就是社會與公民自己。我們再也無法推卸責任--無法推卸責任,這是很可怕的事。如果某個政策造成災難般的結果,公民卻不能夠指責任何人,因為蠢蛋就是自己,那一定是非常痛苦的事情。

但是,我們總得學會負起責任,只有當我們能負起責任時,我們才開始有資格掌握權力,才能夠真正試著將社會推向自己理想中的方向。

另外還有一種想法,就是「會不會大多數的民眾都是笨蛋,而這些笨蛋根本就沒有參政資格」--如果您有這種想法,那麼您就是「精英主義」的忠實支持者,你對人民沒有信心,您需要的確實不是民主,而是一個優秀仁慈又睿智的君主、獨裁者與施政團隊。3

我曾在廢死刑的議題上看到過這一點。廢死刑支持者有很多理據,但是他們在支持人數上是弱勢的那一方,於是他們迴避公投,認為「對錯不是比人數」。

--簡單說來,他們認為多數民眾是錯的,而那些錯的民眾根本就沒有資格發揮政治影響力(所以才反對公投)。

我同意廢死刑支持者的部份說法,對錯確實不是比人數,這是實話。過去全世界的人都以為地球是平的,結果還不是錯得一塌糊塗。4

但是,如果人民「無論如何就是想選擇錯的選項」呢?難道他不能選嗎?我們可以勸說一個人隨便翻過懸崖護欄有多危險不智,但是我們難道還能阻止他不成?這樣思想的理據在於:國家是由人民的力量凝聚成的,運用這力量的總體決策,當然應該反映出人民的意志才對--哪怕那是錯的,是會招致毀滅的。

然而我認為,為了降低這種(偶然集體發傻濫用公權力造成的)傷害,這邊應該要設下一條保險的界線,也就是訂立「國家權力(既公投影響力)無法涉及的領域」--比方說不能透過投票抹殺某人的生存權或財產權等等。當然,這些限制的確立方式同樣得透過公民意見投票產生,也可以透過投票廢止修改--但我想,如果大家都會害怕被其他人用選票殺死、搶劫,這種保護自己安全的法條要通過應該不會很難。5

最後……


短期之內,本篇所描述的民主大概還接近於狂想或妄想,不過如果你覺得這制度還不錯的話,那麼就從現在開始把這個夢想放在心底吧。雖然可能還要等很久,但至少有了夢,我們才知道要向哪個方向奔跑嘛。

另外,這篇文章中描述的體系可能還有不少破綻,不過人腦有時而窮,不足之處歡迎補充討論。

notes


1 注意,這裡所提的「議案」包含但不只限於現今「政府的法案」,還包括所有的具有法律效力的非緊急性議案。比方說(有法律效力的)大樓住戶管理規約這類。當然有些議案只有相關人士才能參與表決,比方說台北市人可以在基礎法律範圍內訂出額外規定等,而大樓管理條約這種東西也是如此。

2 天哪!想想,必須要有那麼多錢才能選上耶!這種狀態下,政治貪污腐敗根本就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嘛。因為人家投入那麼多錢,再善良的人也至少要撈回本啊!不然叫人家怎麼辦,吃空氣嗎?這制度絕對有問題……

3 這種思想的最大問題在於:很難確實找到一個這麼理想又公正的施政者。

4 順帶一提,我在廢死刑的立場上偏向用無期徒刑取代死刑,並且利用壓榨囚犯的勞力來降低成本……還有許多配套措施,但本文重點不是這個。暫時不提。(也就是說我是偏向有條件廢死派的)

另外,廢死刑的論調是否真的比較正確,或是正確的定義是什麼,也不是本文的重點,暫時不提。

5 當然,如果人民根本不在乎承擔這種風險,那相關法條當然就推動不起來--反過來想,既然人民不在乎,有沒有保險也就無所謂了!

這就是民主的好處:它總是自恰的。

5 則留言:

  1. 該死的政府永遠都不會想到網路~

    回覆刪除
  2. 政治這種事情是不允許錯誤的,應該是說投票過程中的票數不允許錯誤。沒有絕對安全的通訊,只能相對安全,若是一些重大議題被有心人士入侵系統並改變政策方向就很危險。
    相關的網路架構可能需要再詳細規定。

    對於政治懶惰的人應該不在少數(雖然沒根據),可能會讓現實/網路上的特定人士變成這種制度下的民意代表,那麼和原本的制度差異就不是那麼大(成本節省吧)。

    資訊教育的確很重要,現在還是有些認為電腦關機就是把插頭拔掉就OK的人,若要搞這套網路民主要先提升資訊教育。

    另外「不能透過投票抹殺某人的生存權或財產權」這個也很重要可參考奇諾之旅中「多數表決之國」─Ourselfish─篇。不怕一萬只怕萬一,要保持有這類限制法律還是需要大眾有一定的道德標準,否則有可能因為這種制度導致滅國(也許算另一種的物競天擇?)。

    回覆刪除
  3. 我同意你大部份的意見。

    因為絕對的安全不存在,我們確實只能追尋相對的安全。不過,運用網路資訊技術計票,到底是會更安全,還是更不安全,我並不能肯定。

    在我的想法中,計票方式並非是「對票箱進行累加」,而是「每一票都是一筆獨立的,有來源的資料」,總票數是這些獨立票資料疊加的結果。這意味著即使駭客攻破防禦系統,他也必須要分別偽造每一票的來源才行,而不能直接把10000票這個數字改成100000票。這應該可以增加系統的安全性與可問責性。

    當然,或許還有更好更有效的方法。

    多數表決之國早就已經看過囉!失控的民主是很可怕的,現實世界中就連蘇格拉底也因此而死。

    我是覺得,不管是多數表決之國或蘇格拉底,他們所碰上的問題都是,行使民主權的人沒想過:
      「當他們有權透過這種手段審判\殺死別人時,別人也就有同樣的權力(透過相同手段)審判\殺死自己」

    如果他們有想到這點的話,為了避免自己被別人這樣胡搞,他們應該會理性地限制自己使用這種力量才對--以法律的形式。

    我覺得這不需要涉及道德,只需要1.有想到這點、2.理性思考和3.怕死的心就可以辦到了。

    至於政治懶惰的問題,我倒是覺得沒關係。存心放棄權力的人,當然沒法硬塞權力給他,我們能做的只有當他想用這權力時,確保他能行使權力而已。(這是消極自由的概念)

    好,自由的問題先放到一邊。使用網路上的「代理投票人」其實有個潛在好處是「改變當前民意代表的組成」--和金錢、背景、黨派脫勾,而直接與民意掛勾。還有一個重點:可以隨時更換自己的代表,以及允許隨時搶回決策權!一個民意代表想做長,他不能有絲毫懈怠。

    如果這種系統真正運作起來,投票代理人的規模應該不會太大(大多都只掌握著幾票到幾百票之間),利益輸送等狀況應該會大幅減輕才對。

    總之,謝謝UGP發表意見,對這類話題有興趣的人看來並不多啊。(苦笑)

    回覆刪除
  4. 也許在 「使用網路進行具有法律效力的投票」 之前, 可以先試試更簡單的東西? 例如請搜尋 "ushahidi democracy"。 這是 portnoy 大大介紹的, 我也沒認真研究過。 快逃..

    回覆刪除
  5. 很不錯的想法 有夢相隨 希望無窮
    但我有生之年應該是沒機會體驗在這種制度下生活

    若文章作者想推廣此想法給更多大眾知道
    本身要先出點名氣(不論是哪方面) 增加粉私
    接下來所傳達的思想作為
    才能廣受各種媒體的曝光
    把自我本身當作商品去經營...

    所以加油吧 期待盼望成名囉

    回覆刪除

☆每日吐嘈,有益身心☆
…不過還是請手下留情別太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