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22日 星期五

所謂的真愛聯盟與性別教育


今天花了點時間在了解最近吵的有點轟轟烈烈的"台灣真愛聯盟"(個人覺得這名字取的有夠偽善,有夠不想打這幾個字)以及教部公佈的性別教育課程綱要內容之類的東西,順便也看了所謂的真愛聯盟製作的"性教慾"影片

老實說,這影片我沒有看完,因為實在看不下去。內容充滿了斷章取義、曲解以及歧視(有特別停格來看,了解前後文,就可以知道教部的意思並非真愛聯盟所說的情況...)。
我理解並接受有些人無法認同同志,我也認同那些無法接受性開放的人們。

但何必要強加思想於他人身上?

也許他們會說,教部也是強加同志觀念的撕想再學生身上,但就我了解之後看來,教部編的教材並未強調哪一方才是好的,或告訴學童應該成為哪一方的人,而僅是將社會現有的現象告訴學生,並希望讓學童對於這些與大多數人擁有不同想法的人們給予尊重與理解。難道這不是個比較好的情況?

報紙上面說課程大綱有教導學童製作口交膜,也僅止於舉例說明的情況,並非直接告知教師進行這樣的"實作訓練"。
關於口交膜這部份的主題,主旨是提倡在擁有健康與正確的性知識之前提下,才有辦法擁有健康並愉悅的性行為。
這樣的想法錯了嗎?

我在思考,在這樣的父母觀念下的小孩,如果哪天因為意外而有了身孕,或是性向是同性......我真的為那些孩子們感到悲傷與難過。

2011年7月13日 星期三

今天在古典玫瑰園裡見到女僕大姊姊

(註:雖然是食記,但因為本來沒打算寫文章,因此也沒拍照,本文並不含圖,請見諒……)

今天和家人一起外出吃飯,選擇的地點是大坪林站古典玫瑰園。

2011年7月5日 星期二

莫札特與鯨魚&我的名字叫可汗--關於亞斯伯格症候群


這兩天,接連看了兩部跟亞斯伯格症候群(Asperger syndrome)有關的電影--《莫札特與鯨魚(Mozart and the Whale)》跟《我的名字叫可汗(My Name Is Khan)》,兩部都是十分好的作品。

2011年7月2日 星期六

關於禮物這回事

(久違的政治不正確文章再開--)

不管是生日還是節日,只要你還活在這社會上,總是有一大堆需要送禮或收禮的時候。

對送禮的人來說,很多時候,送禮是禮儀,是習俗或社會常識,不管你想不想送,不送就是不行。但是要送禮物,往往又選不出什麼真正能打入對方心坎的好東西,最後只能流於送禮者的單方面意見,偏頗地亂選一通。

而對收禮的人來說,成天收到些不合心意的禮物,那也很讓人傷腦筋--因為能夠體會到送禮人的好意不能抱怨,但幾乎每次送來的東西都不是真正想要的。

「這個東西大概要八百元吧?如果有這筆預算,還不如送我XXX我會更高興啊……」

雖然每次都這樣想,但是身為有常識的人,這種話當然打死也說不出口。只能用僵硬的微笑掩飾,最後不是轉送他人,就是把禮物藏在家中某個角落,等待時間慢慢風化,才能說服自己把那些根本不可能用到,放在家裡還嫌佔地方的通通丟進垃圾筒……

儘管差不多每次都這樣做,但是心理總有個問號--

這樣……真的好嗎?

我加入google+陣營了

該怎麼說呢?一直覺得FacebookTwitterplurk都很難用。

Facebook人脈網稍微擴張後,就很難控制自己送出的訊息會被哪些人看到,除非深入鑽研設定值否則很容易意外洩漏隱私,造成問題。至於Twitter和plurk,又會被一大堆莫名其妙的垃圾訊息轟炸--誰有那麼多冰島時間看(與我無關的)路人丙今天便祕與否的消息啊!

雖然我也承認,Twitter和plurk確實可以增進資訊流通速度,可是「過濾資訊」所需消耗的精力,也著實把我給難倒了。

我期待google+可以解決這些問題--而且就目前看來,他的社交圈機制也確實把問題解決得很不錯。


▲google+社交圈機制的介紹--至於其他部份的介紹,有興趣的人請自己搜一下。

總之,我暫時選擇google+作為我正式的SNS平台,想要在google+上找我或加我朋友,在google+裡面搜「林雪凡」就可以了。

另外目前還在測試階段,需要邀請函才能加入,有人想要邀請函可以留言和我要,我會試著發放看看。(更新:網友留言說google好像把邀請機制全面關閉了的樣子,所以暫停發放邀請函,各位抱歉啦,哪天google重新開放邀請函功能時歡迎再來找我)(更新:最近邀請好像又恢復了,想要的人請留言。)

本文很短,有點不好意思,反正只是閒聊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