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23日 星期五

台灣的多元文化


先聲明一下,張貼者為「王捲捲」的文章並不是我寫的,而是某個懶得自己建立網誌的傢伙借用本台串場,其言論不代表雪凡立場。我叫那傢伙自己主動打個招呼介紹一下,他卻很害羞,害我一直擔心有人覺得我寫作風格變了,趁機在此聲明。

以下正文開始。

今天在網路上閒逛,逛到這篇文章《台灣教育失敗的原因--老師太白痴!》沒看的人可以先去看看,很短的,也沒什麼精神污染。



先說我沒有看過《賽德克巴萊》,所以也不打算提劇情的事情,只是稍微有點感觸。

我不知道老師是不是真的很白痴,也不知道台灣教育是不是真的很失敗,但我卻看到了台灣人對於「非我」價值觀的毫不留情嘲笑。看到多元文化教育的一片空白。

特別是那些留言,更是讓我感到不安。

這不是說我支持那位老師的觀點,我想說的是:每個人都應該能用自己的方式欣賞電影。

就像是在PTT漫吐版上,護航的人不能說:「那不是重點。」老師就是看到了血腥殺戮,心中就是被原住民凶狠的殺人手法震懾,進而擔心原住民的立場。這不是什麼錯誤,更不是笨或呆,充其量只是和劇組的構想不同,而且非主流罷了。倒是那老師的文寫得很不流暢,讓人懷疑基本寫作功力也沒辦法(不過我認為批判者並不是針對那裡)

別人用不同的方式欣賞作品時,對對方砸石頭並不是一種具有同理心的態度,更別說是一群人圍著砸。多元文化社會的核心就是去忍耐別人的意見,因為,別人也忍耐了你的意見--總不會有人認為自己在任何議題上都站在主流那邊吧?

這不是說不能批判,而是不管怎麼說,「蠢到無話可說」這種評價,無論怎樣都不是具有建設性的說法。(當然我認同它發洩情緒的效力)

更進一步地說,文章的中被批評的問題:「他們為什麼不能彼此饒恕?」其實也是我常常在問自己的問題。我當然知道彼此饒恕很難,有時候甚至像天方夜譚,但我問自己這個問題的時候,我其實是想找出一條能夠破解這串悲傷迴圈的捷徑。也許我們看漏了什麼?也許我們應該在某個地方稍退一步?也許我們那個時候不該魯莽?也許我們那個時候需要更冷血?也許……

我相信,正因為這種反思,正因為這種掙扎,文明才會進步。悲劇總有著讓人在痛苦中成長的力量。而有人在質疑的時候給予嘲笑,我想這並不是很妥當。

一點意見,僅供大家參考。

1 則留言:

  1. 你不說我還沒注意有些不是你的發表ㄋ..哈

    回覆刪除

☆每日吐嘈,有益身心☆
…不過還是請手下留情別太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