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7日 星期日

動物與人之間的道德矛盾--評:《為什麼狗是寵物?豬是食物?》

上星期和妹妹一起去逛金石堂,搬回七本書。這兩天花了點時間,總算又幹掉一本足以讓我倫理學之血熊熊燃燒的有趣玩意兒,而且書名也實在是直接地過了頭:《為什麼狗是寵物?豬是食物?》。

書是老妹找到的,不過看在書名份上,我敢打賭我發現後也會立刻抓了就跑。

如您所想,這是一本嚴重挑戰我們對動物「道德觀」是否具有一致性,深入探索人與動物互動心態的科普……或說哲普讀物。


終極的問題


這本書的編排內容很雜亂,難以簡單理出個頭緒。不過它的核心問題卻異常鮮明:

為什麼有些動物天生有權利受到保護,而另一些動物沒有?

在這個大哉問下面,作者分出了一大堆讓人尷尬的子問題:


  • 我們應該要善待貓狗嗎?那麼,老公公鼠呢?豬又如何呢?食用犬呢?野生老鼠又如何?
    蟑螂呢?
  • 養寵物,以及隨之而來的囚禁,意味著一種虐待嗎?
  • 讓一個種族犧牲,來造福其他種族,這可以被視為種族歧視嗎?對少數猶太人進行人體實驗以增強醫學發展,這正確嗎?你會餵你的貓吃魚肉罐頭嗎?你願意用 10 隻可愛的小猴子做藥物實驗,來生產兒童用抗瘧疾藥物嗎?如果是用來生產化妝品,那又如何?種族歧視是不對的嗎?
  • 即將成為炸雞排的肉雞和鬥雞相比,何者比較可憐?而我們在道德上更該譴責鬥雞人還是養殖商?而我們事實上在譴責何者?而法律又是如何規定的?
  • 熊貓與娃娃魚在瀕臨滅種的程度上大致相同,但兩者受關注的程度卻壓倒性地不一致。「可愛」能成為道德標準嗎?那樣的道德標準還有任何正義性可言嗎?為了可愛而受到人擇的小貓小狗,最終產生了大量遺傳疾病,可以說是正確的嗎?我們選寵物時不應該挑選可愛的動物,而應該丟硬幣決定?
  • 為了動物著想又不願意戒除葷食的人,應該要吃所能吃到的最大的生物,因為大動物能提供的肉量,必須要殺死數十或數百隻小動物才能抵消。
    這表示吃狗比吃雞更道德?

Source


就我看來,這真是一大串讓人戰慄而又興奮的問題。

其他內容


作者大量訪問動物保育份子、鬥雞者、素食者、使用動物實驗的科學家、穿毛皮大衣同時還養寵物的人。看這些人面對各種問題時的解答。從解答的縫隙中,我們可以探查出這些人的道德觀,以及這些道德觀是否有一以貫之地被他們所遵守。

而,當他們無法滿足自己內在的道德一致性時--比方說,動物研究者注意到自己殺死蟋蟀與老鼠時的心態差異時--其面臨的又是怎樣一個道德困境。

作者還提出了一些很有意思的資訊,比方說動保人士從來不願意告訴其他人,屠殺數百萬猶太人的納粹德國,在一九三三年時推出了世界最詳盡的動物保護法,而到一九三六年,甚至規定魚必須經過麻醉才能宰殺。

書中也檢視了一些我們心中的固有常識。比方說虐待動物的嚴重與否,與未來這些人會否變成暴力犯其實無關,甚至非常神奇地有著負相關。另外也發現約有三分之二的素食者在過去一個月內曾吃過葷食,其理由千奇百怪,最常見的理由是他們覺得「魚不是動物」。但為什麼魚不是動物呢?他們會動,他們有神經,他們會痛、會逃、會恐懼。



看得出來,作者對文中各種問題沒有太多預設立場,他只是收集了各式各樣的答案,並且分析這些答案背後的道德指針。在行文的引導下,我能感覺到,幾乎所有有關動物的道德立場,都存在著難以調和的矛盾。而無論我們用直覺還是邏輯來做出道德判斷,都會導致致命的後果。

直覺式的道德判斷,千年來都告訴我們同性戀是罪;九一一犯罪者的道德直覺也告訴他們,他們站在道德上崇高的地位。而用邏輯思考產生的一致性判斷,則會讓人得出白蟻有權吃掉你的房子的結論。這都是書中的例子。

Source

書讀完了,我走到餐廳,接著陷入矛盾中。

我開始覺得我讀錯書了。

--吃或不吃,那是個問題。

參考聯結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每日吐嘈,有益身心☆
…不過還是請手下留情別太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