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合理的軍隊

前陣子社會上吵吵嚷嚷地談論著士兵在部隊裡被整死的事情。這讓我頗有感觸。

今天就來聊聊「不合理的要求與責罵」吧。

draw by ジャン

無理要求的普遍性

當過兵的朋友們,腦海中往往有一些共通的回憶。這些回憶幾乎必定涉及了因某些小事被禁假、莫名其妙地遭人羞辱、被迫服從無法理解的規定諸如此類。

各位有沒有想過當兵時,為什麼老要做些看似和基礎戰力無關,但卻需要耗掉大量時間與體力的事情?

伏地挺身或長跑畢竟是訓練體力,再苦再累好歹也可以理解,但擦皮鞋擦到發亮是啥意思?閃亮亮的皮鞋很影響戰鬥力嗎?把被子疊成「豆腐乾」有什麼用意?行走時雙人併肩三人成列又能怎樣?為什麼要長時間訓練「立正」?在大太陽下立正不動,就這樣啥也不做地站在那裡?就連牙刷面向哪裡都要管……那算是哪門子屁事?

這類看似與戰鬥無關的事情,卻花費了士兵大量時間,並造成無意義的精神緊張--要知道,讓人被罵被長官修理的,幾乎全都是這些看不出有啥用意的破事。

對士兵來說看不出有啥用意是很致命的,因為……

(對士兵來說)看不出有啥用意=(對士兵來說)沒有道理=(對士兵來說)無理的要求

以上這些軍隊中最常見的活動,對士兵來說,幾乎全是些不講道理的要求。這會讓士兵們各個精神衰弱,樂意和薛西弗斯交換工作來做。

但這些要求為何「就是存在」?

要求的本質

我們來看一個標準的軍事電影橋段:

士官長壓著一小隊新兵蛋子在踢正步,一路操爹罵娘粗話不斷把新兵們的祖宗十八代全罵了個遍。小菜兵們心裡覺得莫名其妙但也不敢說什麼,乖乖喊著口號。
他們吆喝著漸漸靠近河邊,河水清涼

「走、走繼續走!正步踢好……不要停!你們猶豫個什麼勁?……繼續啊!」
「報、報告長官!前面有河!」
「有河怎樣了?我沒說停你們就不準停!就算前面是狗屎,我要你們臥倒你們就得臥倒!還不繼續!」
「是、是的!」

水聲嘩嘩,新兵蛋子笨拙地將腳踩進水裡。

主角與同伴經過種種類似這樣的非人訓練、羞辱與苦頭之後,一支弱旅往往會開始轉為團結而英勇的勁旅。一開始脆弱又沒用的菜兵漸漸變強,變得大膽而無畏,最後成就了英勇的壯舉……這是許多軍事片中常有的情節。這種情節相當賣座,您應該多少都有看過。

電影演的那套訓練方式還蠻貼近現實的,頂多只是程度上的差異。

前述那些看似存心整人的羞辱、莫名其妙要人踩進河裡等奇怪要求,其主要用意在於「削減士兵的自我判斷能力與自尊」,並透過這種方式來「訓練人的奴性」--如果你希望用比較好聽的詞,也可以說是增強士兵對長官的「服從性」。

簡單地說,如果一個人總是處在被責怪、被辱罵、被否定的立場,則他對自己的自尊及自我重視程度就會降低。當個體對自己的評價低落,就會對自身的判斷缺乏信心;在這種狀況下,這個人也就更不易對領袖產生質疑或反抗意識,而會反射性地去服從指揮者的命令。

哪怕這些命令是不合理的,是會明顯對自己產生傷害的事情,也幾乎不會去懷疑。長此以往,這些士兵就會處於「收到命令就反射執行」的狀態,而較少去使用大腦。

大多數人都會說,當兵的時候腦子會變笨……我現在傾向於認為這是現代軍事訓練刻意引導士兵用反射與恐懼取代思考,用這種方式控制他們乖乖聽令的副作用。

在軍隊中,被咆哮與羞辱,與其說是士兵做錯了什麼事,還不如說某事的存在,就是要創造長官羞辱士兵的藉口。辱罵本身才是重點,辱罵的理由並不重要;就像是豆腐乾形的棉被與晶亮的皮鞋一樣,它的存在沒有軍事意義,做不做得到都絲毫不影響戰鬥力,只是用來讓長官建立官威而已。

重要的邪惡?

蓄意凌虐他人人格,故意壓低他人自尊,強行灌輸服從意識--這類事情很邪惡可說毋庸置疑。但另一方面,我懷疑此事到底有沒有解套的方法。因為無條件服從上級命令,甚至將這一點烙印為身體的本能,對軍隊來說是有意義的

想想看,任何神經正常的人對於「朝活人開槍」這件事猶豫不決是理所當然的,不猶豫才有大問題;而刻意接近手持兇器的敵軍,甚至對正在突突開火的機槍陣地發動衝鋒,正常人當然也會抗拒。

但是在戰場上,這些事很多時候都是必要的。長官要讓士兵們快速果敢地接受這些命令,就有必要事先抹掉他們的自我判斷能力--就算他們不安,他們的身體也會依照命令反射性地前進;隨著權威者的命令,即使徬徨也會反射性地扣下板機。

要做到這些,顯然必須要讓士兵們保持在精神不正常的狀態下才行。

能否有更好的方法,我並不知道。

「不合理的訓練是磨練」--如果「磨練」在此指的是精神方面的訓練,這句話其實還真是對的,因為這確實是一種有軍事價值的精神訓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