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的牙齒保健2--拔牙篇

上次去牙醫師那邊檢查過之後,發現嘴巴最後側的大臼齒果然有了輕微的蛀牙。

這種輕微蛀牙沒有傷到神經,通常只要即時補牙就好,但很不幸這次我偏偏沒法補它,因為蛀牙的位置剛好被一顆傾斜超過六十度,幾乎是橫著長的智齒給擋住了。

那就……因為所以啦……

拔牙去囉!

趁早掛號

小診所不能開刀 [1] 拔牙,於是被醫生轟出門外,到大醫院去掛口腔外科

首選醫院是長庚。選它沒什麼特別原因,主要是老妹也曾去拔過一趟,好像說還不錯的樣子 [*] 。要拔牙心情煩躁也懶得多想……那就先在長庚的網站上掛號預約。

上網一看……喂!掛口腔外科的人超多的啊!排隊居然排到半個月之後。之前檢查的小診所也一樣,掛號也要等兩周。牙齒覺得怪怪的還是儘早自首才好,不然真痛起來想治療,光等就得哭了。牙醫很明顯是頗受歡迎的職業,老婆應該會很漂亮吧?

拍攝 X 光片

醫院開業時間是早上 9 點,而醫生問診則從 9 點 30 分開始,但拔牙日當天心情緊張,早上 8 點多就匆匆趕到;走進候診區時看看周圍,大概是來太早了,等待處刑的可憐人只有小貓兩三隻。

老媽這次也跟來了,她早早就湊近櫃台,和非常友善完全沒有起床氣的櫃台小姐用力哈拉,所以拿到了 X 光號碼牌第一號。

開刀前要照 X 光?嗯,仔細想想也是理所當然的。

9 點多時 X 光技術人員也來上班了,於是就被抓進 X 光室裡。

牙科的 X 光室很窄,而且也沒有床讓人躺,裡面只有一台長相很奇怪的機器,應該就是 X 光機。這台 X 光機器大約有一個半人高,半個人寬,從外表看不出來哪裡有裝鏡頭……反正我突然看到它的話絕對不會猜到這是 X 光機,反而更像某種超音波裝置。

photo by Sholto Ramsay

▲ 機器大約長這樣。下面還有一隻高高的腳,但照片裡沒照到。

技術大哥讓我穿上防輻射背心,要我站在機器前面,將頭微傾放入中央的空間中,並用牙齒輕輕咬著一個比筷子略大的橡膠棒狀物--大概是讓嘴巴微開用的。此時機器還會用橡膠球輕輕夾住太陽穴附近,把頭固定住。(請參考圖片)

頭的周圍有兩片板形物體,會發出低微的嗡嗡聲,開始繞著我的腦袋緩緩旋轉。大約轉了一兩圈,共十來秒左右。

醫生會做解說

拍好 X 光片時間差不多 9 點半,人也變多了,候診區接近坐滿。

等了幾分鐘,有個略顯生澀的年輕醫生把我叫進小房間。這位醫生再次和我確定是不是要拔智齒、要拔哪幾顆,然後拿著 X 光片解釋手術情況與風險。有提到的風險包括「拔牙時可能傷及下顎某條神經,可能會顏面酸麻多久多久」、「這邊牙根似乎和骨頭黏在一起,因此拔掉之後短時間內可能鼻腔與口腔會互通,不能咳嗽」、「但是機率不大啦」……之類之類的話,總之相當囉唆。但聽他口沫橫飛講個不停,反而奇怪地感到很安心,心情還蠻不錯的。

不過這時也被告知了一個不幸的消息,是有關牙齒「對咬」的事。

所謂對咬是說,拔牙時最好確認上下排牙齒有沒有「互相對應」,如果有牙齒沒有被其他牙齒擋住,對面位置空蕩蕩,則那顆牙就會像兔子門牙一樣愈長愈長。

也就是說我得連拔兩顆……算了,認命吧。

手術同意書

解說完畢又要等,等著簽手術同意書。

這次不知為何等比較久,大概有二三十分鐘,不過看候診區完全被病患淹沒,椅子甚至不夠用的樣子,我完全能體會護理人員們正處於焦頭爛額中,不好催他們。順便一提,在這段時間中我還聽到某位老先生想和護士小姐預約什麼時間,但護士小姐不停地搖手說他們實在沒辦法,今天已經五十人了,不行了什麼的,雙方都很困擾的樣子……

現在才還不到早上十點耶!這人也太多了吧!

回到手術同意書上面吧。

最後入手的同意書共分兩份,一份是「開刀兼輸血同意書」,另一份是「麻醉同意書」。內容一言以蔽之是在說「手術有各種各樣的風險,而醫生已經向病人徹底說明過」--像是這樣那樣,撇清……不,釐清責任的發言 [†] 。

回想起來,先前那位醫生的說明多半就是針對這兩份同意書來的吧?

同意書中聲明「醫生有確實解說過」的範圍非常大。若以此為標準,先前那位醫生還是解說得不夠徹底。不過我快速看過書面文件,覺得內容差不多都能了解,這也就簽了。

兩份同意書上需要簽名的欄位有五、六個之多,此外還有日期時間等一堆欄位得填,填起來相當繁瑣,填完後交出去還被退件一次,此處不表。

手術實況

將賣身……錯了,同意書填完上繳後,大概十分鐘就被逮進手術室。

手術室不是封閉式的,側頭一瞧就能看見一旁人來人往的走廊;裡面還有辦公桌與電腦,很小也很明亮……總之和連續劇中那種陰陰暗暗,門口打著「手術中」紅字讓家人在外苦等的形象完全不一樣。

手術開始前,醫生 [2] 先遞給我小半杯藍色的、有強烈薄荷味的水,要我含在嘴裡一分鐘--大概是避免病人口臭把醫生薰死用的--接著躺到牙科標準診療台上。

診療台上並沒有什麼把病人捆起來的拘束道具,不管手腳、身體或腦袋都非常自由。如果有必要的話,手術動到一半起身逃走,或是把醫生暴揍一頓也完全沒問題,讓人安心。當然基於各式各樣的理由請別這麼做。

醫生在我胸前鋪了條毛巾,之後又在臉上放了一塊硬硬的布。這條布上有洞口,嘴巴能從洞中露出來,但眼睛什麼都看不到。

醫生先用棉棒在預定動刀的部位塗了些麻藥 [3] [‡] ,接著轉身好像去擺弄一些什麼東西。他叫我深呼吸,隨後趁機在我的牙齦上打麻醉針。

塗麻藥到打針這兩個動作之間間隔很短,好像一分鐘都沒到,我都擔心麻藥還沒發揮效力,但其實完全沒問題,一點都不痛,只有一絲絲冰涼的侵入感而已。從侵入感的次數看,上下牙齦合計挨了三到四針,但因為麻藥效力無法很確定扎針次數。

麻藥藥效很強,半邊臉在接下來好幾個小時中都全無知覺,甚至波及到舌頭,手術結束後大舌頭嚴重,話都說不清楚。

接著……醫生強調如果會痛就用手輕拍他,絕對不要把手伸上來。

動刀時腦袋很清醒,只覺得嘴裏不時被放進怪東西。醫生還好幾次把某種會咭咭叫的旋轉工具放進我嘴裡,我猜應該是某種小鋸盤吧?聲音很可怕,但感覺基本沒有。手術中最辛苦的反而是張大嘴巴這件事--平常從沒這樣做過,還蠻累的,又不敢亂動……

動手術時不停有水往喉嚨深處流,因為怕嗆到索性舌根向後將喉頭給整個堵住,同時也藉機把舌頭縮起來,以免醫生失手舌頭白挨一刀。由於無法用嘴巴呼吸,手術中全靠鼻子,真擔心鼻塞怎麼辦?

長勢正常只是無辜被波及的牙齒,醫生兩三下就搞定;而橫長的牙齒所花時間就比較多,醫生不停換工具,來來回回重試了快十趟才把牙拔掉。然後又做了縫合動作。

整個手術耗時大約在三十分鐘左右。

後續與藥物

手術中有做縫合,故一個禮拜後還得再回去拆線 [4] 。

護理人員嚴肅地交代了一下後續處理方法,塞給我一堆寫著注意事項的小紙條,重複強調了三遍不能「運動」、不能用「吸管」、不能吃硬質食物等小細節,這才放咱去領藥。

拿到手的藥共分兩種:抗生素與止痛劑。兩種都是吞服型的,共有一週份。藥局的大姊姊同樣也是再三強調,抗生素一定要照時間全部吃完,止痛藥如果不痛就大可不吃。聽說藥吃多了難免傷身,故止痛劑只有第一天照規定吃,之後只吃晚上那一劑,倒也還頂得住,不會太痛苦。

真要說……比起牙齒痛,肚子餓那才真是要人命!我好久沒這麼餓過了,整個人軟趴趴只能抓優格來啃。肚子好餓……

本回拔牙記行就此結束。

註記

  • [1] 因為牙齒橫著長,沒法直接拔,這種情況下就要開刀。
  • [*] 雖然說那段時間她臉腫得像豬頭……喂喂!這樣真的還不錯嗎?
  • [†] 聯晟法網的法律知識庫裡有針對這些同意書做說明,還有範本可看。此處的範本和我簽的東西內容大同小異,可以參考。話說我能只同意一部份嗎?比方說病人也許僅僅不想輸血……
  • [2] 順便一提,執刀醫生與解說醫生好像不是同一個人,可惜我本來就不擅長認人的臉,因此無法很確定。
  • [3] 「塗在牙齦上的東西是麻藥」這是老妹說的,醫生倒沒有對此多作解釋。老妹這傢伙之前為了嚇我居然刻意詳細說明細節……
  • [‡] 補註:塗在牙齦上的應該不是麻藥。因為咱後來去補牙打麻醉針時沒塗任何東西,但挨針的感覺依然差不多。或許在牙齦上打針本來就不太痛吧?
  • [4] 補記拆線:拆線不用塗麻藥,完全不痛而且超快的!拆完線醫生大哥還笑瞇瞇地招攬生意:「下次想拔另外一邊再來唷~」……我才不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