協商與妥協

本篇文章是針對聯合新聞網的《議程都能協商 要議長幹嘛》一文。各位可以先看看這篇文章。

簡單地說,這篇文章的核心想法在於:

「協商要成功,便不能公開透明」

而我並不認同這種意見。

因為以上這種論點,其實是基於一個假設--「人民根本就無法正視問題」--一旦把問題曝露在他們面前,他們除了堅持己見以外什麼都不會做,更有甚者,連帶用選票逼著立委也這麼做。

而這,其實也就是等於是在說: 「人民根本就沒有參政資格」


也許以上這種假設事實上是對的,也許百姓的確理盲又濫情,但既然我們現在選擇的是民主政體,而不是貴族政治乃至於君主制,我們就不能接受這種自相矛盾的假設。進一步地說,也沒道理不讓人民知道政治的本質--「妥協」--的運作方式。

我認為,正因為「人民被與政治協商隔離」,永遠被像小孩一樣保護著,或說愚弄著,所以也不會有機會去知道「協商與妥協是一體兩面」,更不會想起「國家中除了自己以外,別人也有別人的立場」

只有強制讓所有的協商曝露出來,搞個幾年,人民才會被迫開始熟悉問題的真正解決方式;只有將妥協的概念深植入心中,人民才有機會讓社會真正成長起來。妥協就是站在別人的角度著想;而站在別人的角度著想,其實也正是為了貫徹自己的利益,各執己見堅持到底而最終破裂的協商對各方都沒有好處。畢竟如果沒有妥協,我們就只能用拳頭大小來貫徹自己的念想。我想這絕非我們所想要的。

draw by ぬり壁

體諒、讓步與建設性對話,乃至於尋找彼此之間的帕累托最優,那都是在互相理解的前提下才會發生。除非我們要回到「無知是福」的君主制時代,否則這就是人民成長的必經之痛。

民主政治是對人民最嚴苛的政治模式,因為他要求所有人民成為君主,去理解過去只有君主才會懂的困難課題,並敏銳而勇敢地做出決斷。人民要是做不到,那就會接收苦果。

不過,本來嘛,「正確地做出決斷」這種事誰也不能天生就做到。不練習可是不行的,而練習自然也會有失敗的時候。但誰叫我們選擇了民主呢?

把權利奪來的那一刻,責任也落到了我們身上了啊。

就算會跌倒,小孩總也必須長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