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們要談戀愛?

警告:本文政治不正確


1.jpg

因為老是被人詢問為什麼不談戀愛,實在令人困擾,光用嘴巴又很難有條理地講清楚,所以撰寫本文。

理由主要包括兩大方面:

  1. 戀愛本質在個人價值觀中是醜惡的,以及
  2. 戀愛這回事的成本太高了。

我相信,有些事情正因為我們不去思考,所以才能全心投入。信仰是一件,戀愛也是一件。

如果妳現在能在戀愛中獲得幸福,那麼請珍惜你的幸福,這篇文章對你沒有意義,你也不需要它。但如果你現在因為戀愛而不幸,那麼這篇文章,或許能告訴你一些可能的理由。

其實,最適合這篇文章的對象,是一直模模糊糊憧憬戀愛,卻又沒有明確想法的人。

我們社會將戀愛視為至高無上的東西,太多書籍在歌頌愛情。太多了。愛情真有那麼值得憧憬嗎?還是該像毒品那樣被我們遠遠躲開?就來觀察看看吧。

注意:為了讓討論儘量嚴謹,本文中的「愛情」定義較窄,主要探討交往前到交往後一至兩年範圍內的激情式愛情。已經蛻變成親情或友情的悠長愛情,並不在本篇的論述範圍之內。
另,本文主要說明不談戀愛的理由,所以論據以負面為主,關於戀愛的好處請自行參考坊間眾多書籍,以上。

強迫的愛

我將人與人相處時的互動模式粗略分為三大類:

  1. 奉獻式:「無條件的奉獻自我,不管對方怎麼回應我,或有沒有回應,奉獻本身就是幸福」
    這類型中代表性的感情是親情,特別是父母對子女的親情。
  2. 交換式:「我想要從對方身上得到滿足,所以我會儘量給對方想要得到的滿足,以防對方不理我。但如果雙方真的無法同時滿足,那基於人性,當然以我的滿足為優先。不過對方不可能接受,那我只好換個可以接受的對象。」
    這類型中代表性的感情是友情。
  3. 強迫式:「我想要從對方身上得到滿足,所以我會儘量給對方想要得到的滿足,以防對方不理我。但如果雙方真的無法同時滿足,那基於人性,當然以我的滿足為優先。拆夥?劈腿?我不允許!」
    這類型中代表性的感情當然就是愛情了。

關於奉獻的可能性

有些人會說,戀愛中也有奉獻的成份。比方說A為了愛人B奮不顧身、為了愛人B去地下錢莊借錢、為了愛人B挺而走險。

光看表面是沒錯,但是請問?A難道不要B回報嗎?

什麼意思?比方說,A難道不需要B用「愛」回報?至少A會希望B認同他是「愛人」,否則這違反了我們對戀愛的認知。如果A真的「打從心底」不要求B將自己視為愛人,那麼他確實做到了奉獻式的愛,但在這種狀況下,這愛顯然不是一般人口中的戀愛。

當然你也可以堅持說戀愛中有包括這種純粹的奉獻,但這只是改換了戀愛的定義而已——

我確信「我愛你,與你無關。」式的戀愛,並不是大多數人憧憬戀愛時,心中想談的戀愛。

壟斷導致的問題

有人可能會繼續說:即使戀愛不是奉獻式的,戀愛也是交換式的。

乍看之下沒錯,不過這中間有個盲點。戀愛中雙方對象都是單一的,你只能有我,我只能有你。換句話說,即使你要稱呼這為交換,交換也是強迫的--你只能和「你的他」來交換。

這是精神上的壟斷。

如果雙方對彼此的交換很滿意,那麼這對情侶是幸福的,一切OK。但如果對方「無論如何就是無法提供另一方想要的滿足」時,不幸就發生了。

比方說一位女生,總希望男友能表現出對她內心的關心--多聽她說說話,多認同安慰她而已,那有什麼難?但男友能和她約會,能買東西給她,卻就是做不到這一點。這是男生的錯嗎?或是女生的要求的太多?以我一個旁觀者看,這只是他們合不來而已--但既然合不來,為什麼要硬黏在一起呢?

但戀愛就是這樣。

女生只能不斷要求,痛苦,和男友吵架--因為他是男朋友,而女生要的那種關心,被愛情限制為只能從對方身上得到。我這邊說的是情感問題,而不是社會價值觀令女生不准劈腿找其他人。因為愛上某人,所以有些安慰只能從對方那獲得。周圍的朋友再怎麼著急也幫不上忙。

戀愛中,當我們覺得對象不能滿足自己時,除了加強要求對方,就拿對方毫無辦法,你甚至不能從第三方那邊得到滿足,只能不斷地強迫、強求對方。

我相信,當雙方無法自然滿足彼此時,任一方都有對自己來說充足的理由,而雙方都是無辜的。不過我同時也懷疑,為什麼我們要將自己置入這種兩難狀態下?置入戀愛之下?你我一定要有個夠好的理由才行。

戀愛的本質是強迫。交換,是在不用強逼對方就能將幸福拿到手時的次要手段。

退一步講,如果你真的能夠以交換式的模式來談戀愛,那麼你的戀情和友情真的有差別嗎?或著乾脆說,你當真覺得一個可有可無,談不攏就拉倒的感情,就是你心目中的戀愛嗎?如果戀愛和友情沒差別,那你又何必談戀愛?

戀愛必然是強迫性。至少在本文最初定義的範疇下。

我不希望成為必須強迫誰幹嘛幹嘛,才能感到幸福的人,所以只要我還有選擇餘地,我就不想讓自己進入戀愛狀態。

戀愛與友情相比,多了什麼?

我們來比較一下,戀情和友情有什麼本質上的不同?

性關係?不,雖然這話不太好聽,但誰都聽過性關係可以和炮友進行。心靈接觸的深度?顯然不可能,否則我們的愛人大概只會是我們至交好友中最好的那一個。親密感?某些狀況下好像有道理,但是對於一見鍾情之類的情形,顯然也說不通。當然有火花是個正確答案,不過除非能像親密感那樣具體指涉出一個概念,否則這種說法就和「戀愛就是戀愛」的廢話全沒兩樣。

這邊我想說的是:佔有慾

舉例來說,如果某A對某B很好,兩人平常相處也甜膩膩的,但某A他毫無佔有慾,某B去和誰約會、上床都打從心底不介意。你認為某A對某B的感情是愛情嗎?

如果你的答案是「否」,那麼你就等於回答了,佔有慾是愛情中必要的元素。

有人可能覺得佔有慾沒什麼不好,不過我在這方面有些道德潔癖。我既厭惡被別人佔有,也不喜歡佔有他人。我希望任何人,在任何時候都能自由自在地追求自己的幸福。我只會喜歡這種人,所以我無法戀愛,也不想戀愛。

戀愛中,幸福的開關是在誰手上?

其實從前面就可以看出端倪了。

當我們因為自己做了什麼事而感到快樂時,我們能說,幸福的開關是掌握在自己手上的。因為如果你想要幸福,只要努力做那件事就行了。比方說一個熱愛打籃球的人,想要幸福,就努力找更多機會打籃球就行了。

奉獻式的愛正如此。努力的奉獻,不管對方怎麼回應你,有沒有回應,自己都覺得幸福,幸福並不奠基在外界的回應上面。

友情是交換式的,幸福奠基在對方的回應上面。不過,如果對方無法給你你想要的回應,那麼你大可換一個對象,幸福的開關仍舊是握在自己手上。

愛情就不是這樣了,如果對方無法給你你想要的回應,那你是哭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有過失敗戀愛經驗的人多半會心有戚戚焉,自己好像老是在乞求對方滿足自己什麼一樣。因為你在戀愛中,脫離不了對方。

我希望幸福的開關確實拿在自己手上,而不是別人手上,所以我不想談戀愛。

本章其實和第一章論點近似,只是反過來說。第一章說戀愛在某種程度上老是強求對方,這一章說戀愛在某種程度上逼自己忍耐對方。這都是戀愛(情感上)強制綁死對象的後遺症--你(在情感上)不能找替代對象。

神聖的戀愛,神聖的神經藥理學

(註:本章並不在說愛情的缺點,本章只是抗議愛情不該有「神聖的」這種頭銜。)

隨著神經藥理學進展,我們發明了自白劑,可以改變人的意志力。我們發明了百憂解,可以改變人類的精神狀態。我們發明了毒品,可以控制人心。神經藥理學是一門嘗試用藥物改變精神運作方式的學問,1999年,義大利科學家已經發現激情和血清素受體的量呈負相關,科學已經將它邪惡的觸角伸向了戀愛。

我不知道愛情靈藥什麼時候能夠造出來,不過我們已經能看到一個模糊的方向了,相信剩下的只是時間問題。

如果愛情能夠被藥物調整,被抽血測量,你還會覺得它有神聖性嗎?如果女生們明白,靠在男生背上心頭會怦怦加速,是因為嗅球感應到荷爾蒙,真的不會覺得厭惡嗎?

戀愛的症狀與強迫症相似,人會不停的不停的不停的想著自己的戀愛對象,停也停不下來,而血液裡的化學成份也有雷同之處。

如果把愛情當信仰對待,所以一股腦地擁護它,當然可以。只是我實在懷疑愛情有沒有那個價值。

「那個時候,我說我會愛你一輩子。」

當女朋友對你說「我會一直愛你」,或是結婚時男人含情脈脈地拿著戒指對說「我發誓我會永遠愛妳」時,你知道對方其實是在說謊嗎?

這個指控實在太強,有人可能馬上就想跳腳。不過且慢,聽我解釋。對方通常不是蓄意說謊的,只是說這些話的人不知道,他其實沒有貫徹誓言的能力。

愛是一種意志的狀態,而不是一件行動。關於行動,我們可以發誓說「我會照顧你一輩子」,也可以發誓說「我會努力一輩子不讓你哭泣」,這些都是可能藉由努力做到的。

但是愛不行,愛沒法努力--嚴格來說,任何念頭都沒有辦法努力。

你對某人有感情,那就是有感情,自己沒法去掉;你對某人沒感情,自己再怎麼努力也榨不出感情來。

如果你想反駁我,堅持「努力就能控制愛」,那麼給個功課嘗試一下,試著愛上我,或者試著不愛你母親看看。

一開始就不愛我的人,恐怕只會想「我幹嘛愛你啊?」;母親那邊的狀況也一樣:「我怎麼能不愛我母親呢?」,你既不知道該從哪裡努力起,也不想努力

你會發現,我們無法靠自己改變自己的意志狀態--我們的意志不是自己能控制的。

我們充其量只能說:「我(這一瞬間)愛著你。」

我們能老實宣稱我們現在的意志,卻不能預測它,也不能掌控它。

叔本華說:「人可以做他想做的,但卻不能意志他想意志的。」

如果你在某一瞬間變心了,你是沒法靠自己變回來的,因為你其實並不想變回來。你可以強迫自己做不想做的事,但卻沒法強迫自己愛上其實不愛的東西。

談戀愛?沒問題。不過最好明白,你根本無法控制自己能愛對方多久。

如果某天你突然發現,自己不知怎麼不愛另一半,你本人再怎麼苦惱自責也對這件事毫無辦法。對方能用討喜的語調、率性的態度與誠懇的心態多少影響你的想法,但反而,你對自己愛不愛對方這點,全然沒輒,只能被動被人影響。

愛這件事,對投入愛情的本人而言,是徹徹底底不可控的。別相信它!

或許你會說:「這樣說起來,不只是戀愛,我們根本無法確定我們未來的任何想法。」你說對了,這是沒錯的,不過在大多時候,我們並不需要確定自己未來的想法一定得怎樣。比方說我們不需要承諾「我永遠愛高爾夫」或「我永遠支持反NCC聯盟」,不過戀愛似乎是個例外,「我永遠愛你」是戀愛遊戲中的基本規則。但這邊指出,這規則是自我矛盾的。

在你的戀愛觀中,我是負心漢。

如果你厭惡爭執的話,那麼你大概也不會喜歡戀愛。因為在一般使用中,戀愛的定義,每人都有微妙的不同。

當我們向某人告白時,你確定對方認為的,和你心裡想的真的是相同的嗎?比方說,當你憧憬交個女朋友,和女朋友每月週末一起出游兩次,H兩次時,你知道對方的期望和你的期望有多大差距嗎?

如果差距夠小,像是對方心中的藍圖,可能是每週都窩在宿舍裡說體己兒話,H要增加到四次。那頂多只是你或對方的部份夢想落空,但如果是更根本性的問題呢?

舉例來說,對方可能認為:「戀愛就是在嘗試適合自己的對象」、「戀愛就是多一個可以偶爾接吻的玩伴」、「戀愛就是以結婚為前提的一步」、「遠距離的戀愛不算戀愛」、「必須要天天碰面」……

我敢賭,這些問題必然會導致矛盾。而且如果因此分手,其中一方還可能會被貼上「玩弄男\女生心靈\肉體」的大標籤。而這一切只是因為戀情中的兩人一開始沒把話說明白。一句「交往吧」,然後就各自解釋,下場當然會很悽慘。

如果這是公司交易,我會說這是因為契約沒打清楚的緣故。但是,沒錯,這是戀愛,戀愛沒法打契約。

想談戀愛,就必須承擔這種風險。即使你不是故意的。

戀愛的日常成本

回歸現實問題吧,稍微把各種成本整理一下。

我將成本粗分為經濟成本、社會成本、時間成本、以及失敗成本。

這裡的數值僅供參考。重點是你得多少考慮一下這些成本才行,而不是把他們全然忘在腦後。

第一個問題:談戀愛要花多少錢?

戀愛扯上錢實在很沒fu,不過也很現實。答案依據狀況而異,每個人都不同,不過這邊還是可以做個提醒:

  1. 出門就要飯錢--看狀況一頓一人一百到三百,如果想要幫對方付帳記得自動加倍
  2. 坐車還要車錢--注意現代社會車錢花銷其實不少,台北市範圍內坐捷運,來回一趟就要六十到八十塊。

有興趣的人可以算算每週大約要多少錢,然後x4變成每月的錢,順便和自己的月薪(零用錢)比較一下,看看和人交往後,自己每月必須少買多少自己喜歡的東西(零食、漫畫、衣服、3C用品…)。注意這裡提到的只是基本費,偶爾去看個電影買個禮物啥的都要另外算錢。

第二個問題:戀愛要花去多少時間?

這個問題也是因人而異,不過,每天平均單獨相處的溝通時間,若少於二十分鐘(含電話中),實在沒什麼增加親密程度的餘地。無論如何,戀愛是必須要花時間的,不能交了男女朋友就把對方晾著--至少那種戀愛不是本文想處理的戀愛。假日時間再怎麼省也要花上至少半天。

如果你還沒進入戀愛狀況,你可以預先想想這些時間自己能否付得起,願不願意付。

第三個問題:戀愛會要你付出什麼社會成本?

社會成本在這裡指的是自己社交圈的變化。如果你和對方交往,你可能要在某個程度接受對方的社交圈,接觸對方的家庭,和接觸對方熱愛的某些活動,某些時候這些活動可能會讓人興致高昂,但也有可能讓人不太好受,感覺麻煩的工作增加。

另外還有一項隱性的社會成本。男\女朋友在某個意義上,將會成為你最親密的人,這可能會讓你和原本身邊的親密伙伴,人際關係造成一定的負面影響。

第四個問題:戀愛的失敗成本與戒斷徵狀為何?

戀愛就像毒品,使用時全身飄飄然,不但會上癮,藥量還會越來越重。如果哪天不幸斷貨,你會痛苦得失眠好一段時間--在比較走運的情形下。

通常來說,如果你用了愛情這項藥品,你是無法自力戒斷的,意志力將會變成和談戀愛之前完全不同的東西。有人說那種感覺很美好,不過在我看來,那就和打毒品世界會變漂亮,喝酒會覺得醺醺然很舒服沒啥不同。

我無法具體描述戀愛失敗會有多難受,不過大家都知道,大約每隔半個月,報紙社會版就會多出一樁殉情事件--試著思索一下要承受怎樣的痛苦,才會讓一個普通人變成殺人犯或自殺吧。自然,大部份人都不會痛苦到那種程度,不過還是多少可以參考,看看最壞狀態有多糟。

在我看來,只要真正有愛過對方,失戀會讓任何人都失眠個少則幾天,多則上月,同時腦海中不斷冒著對方的各種影像。

總結

如果你要投身戀愛中,請一定、一定要記清楚,你在下一個危險的賭博,這個賭博中,你很難評估勝算,而且不確定的東西很多。若陷入戀愛,你將在很大程度上無法控制自己的心情、舉動、甚至難以選擇退出。

我已經大致描述了戀愛中各種(我在乎的)缺點,你可以想像一下,你可以避掉\忍受這些缺點中的多少種。再想像一下,倘若戀愛一切順利,比起沒有戀愛,你能多得到些什麼?

兩相比較,我總覺得不太划算--當然或許你會有別的答案。


注意:這篇文章不是說人不該戀愛,只是認為戀愛是一件(高)風險活動,做這件事之前,我們最好儘可能搞清楚自己在幹嘛--就像決定颱風天去磯釣的人,最好心理明白,他在某種程度上是冒著生命危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