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與直接民主

想像中的系統

基本流程

運用網路的直接民主,其基本流程應該是這樣的:

  1. 任何人都能對「預案處理系統」提交任何想要政府施行的議案(簡稱「預案」)。
  2. 預案經過一定人數的附議(依照該預案影響人數、影響範圍、影響大小而異,將從數十人到萬人不等),才能轉送到「議案處理系統」中。
  3. 透過議案處理系統,公民對議案的通過與否表達意見。

議案處理系統

而作為核心的議案處理系統,大概會涵蓋以下幾部份:

  1. 議案的具體內容。
  2. 議案所屬的分類。這些分類必須要藉由法規明確規定,錯誤分類的議案即使投票也沒有法律效果,比方說分成「涉及金額」、「涉及地區」、「涉及特定族群」等。這是用來供公民對自己有興趣的議案進行過濾之用。比方說有些人可能對同性戀婚姻不感興趣,或是對進出口關稅別無想法--如果潛在投票人對議案毫無興趣或獨立思想,逼他們投票也毫無意義,他們應該可以過濾掉這些議題。
  3. 議案的優缺點(優缺點左右分成兩部份,以條列式表示),每一條優(缺)點項目都聯結到一個討論條目。討論條目頂樓,則是最初提出這項優(缺)點的人對該項優缺點的說明,下方則是討論內容。
    1. 每個人都能不受限地提出優缺點項目,也能夠進行任意討論。但注意這是實名制系統,如果有人胡說八道或不講理地亂搞洗版,是可以透過各種手段來處理的。
  4. 投票系統。投票系統包含:
    1. 投票與收回\重投功能。從法案一進入議案處理系統中,就可以立刻開始投票。投過的票也可以無限次收回、重投或不投。
    2. 目前的投票狀況顯示。包括投票人數與不同選項的當前得票情況。
    3. 投票的最終截止時間。當截止時間到時,法案的通過與否就會藉由當前得票狀況獲得確認。依照議案重要性不同,不同議案的投票時間,歷時應該在一到六個月間不等。
    4. 注意:依照影響程度不同,不同議案所需的最低投票率也不同。這部份需由法律明令規定,以防止十來個人就決定憲法存廢等重要議題。
    5. 注意:投入的票,每一票都要確實應對到相應的投票者以及代理投票人(如果有的話)。並在必要時作為法律調查依據。
  5. 整套系統都是實名制的,匿名是不允許的。

特性

這套系統的好處,在於讓公投的成本接近於零。以至於讓幾乎所有的議案都可以藉由公投表決。費錢費工又缺乏準確度的民調基本上也不用做了,選票就等於民調。

至於無法理解、懶惰、或沒空思考眾多法案細節的人,那也不用太過擔心,因為這套系統同樣可以藉由網路,將自己的選票塞給自己信任的「投票代理人」處理--從媽媽、老公到某個有力社會人士,任何一位你信任的公民都行。這很類似我們現在採用的間接民主制度(就是將施政權委託給總統與立法委員處理),差別在於,當我們發覺自己和代理人有不同想法時,我們可以無條件立刻收回投票權(不管是儘此一次收回或永久收回),投給自己支持的那一方面。

在這樣一套機制面前,政府將失去大部份的決策權,只保有行政能力,從而一勞永逸地解決政府專權的問題。也就是說立法院將消失,只剩下行政院的意思。

當然我們還是需要總統--不過這種狀況下,總統主要是為了「緊急決策」做保留的。

也就是說,大雨來了土石流,地震來過房屋全毀,或是敵人入侵,這些時候誰還有空慢慢投票呢?這時總統與其幕僚團隊,就可以依法執行緊急決策--緊急決策必須要在一定時間之內(比方說六個月內)由國民事後追認,否則就等於總統濫權,總統的命令將失去合法性,必須即刻辭職。

有了這樣一套網路投票系統,最大的好處就是,我們的任何意見都將具有法律效力!我們再也不用苦笑著說「從一堆爛蘋果中挑一個比較好的」,我們可以自己打磨自己的好蘋果!

人民可以在ECFA議題上投上贊成票,在美國牛進口議題上投反對票,同時將其他議案的決策權交給得到我信任,同時又對公共事務熱心的傢伙。如果一個想法能凝聚足夠多的支持者,甚至還可以直接提出一條具體的法案,讓人民決定要不要施行它。

人民不需要上億元的競選經費才能夠推出政見!只需要--透過網路就能獲得的、廉價的--大量人民的支持,這也該是民主的真義才對。

要讓這套系統運作必須要有一個前提,那就是:我們必須要立法保障人民的「上網權」……是的,就像芬蘭那樣。如果我們不能保證每個人都能經常上網,那怎麼能用網路來施行民權呢?

還有,資訊教育也是很重要的

可能的質疑

或許這套系統中,最令人感到難以接受的就是它「依賴民主運作」

「依賴民主」是缺點?這聽起來有點奇怪。不過我發現,人類其實是很害怕民主的。或者說,人類對自己沒信心。

以上的直接民主開始運作後,公民再也沒有立場痛罵、埋怨決策者--因為唯一的決策者就是社會與公民自己。我們再也無法推卸責任--無法推卸責任,這是很可怕的事。如果某個政策造成災難般的結果,公民卻不能夠指責任何人,因為蠢蛋就是自己,那一定是非常痛苦的事情。

但是,我們總得學會負起責任,只有當我們能負起責任時,我們才開始有資格掌握權力,才能夠真正試著將社會推向自己理想中的方向。

另外還有一種想法,就是「會不會大多數的民眾都是笨蛋,而這些笨蛋根本就沒有參政資格」--如果您有這種想法,那麼您就是「精英主義」的忠實支持者,你對人民沒有信心,您需要的確實不是民主,而是一個優秀仁慈又睿智的獨裁者或精英施政團隊。

我曾在廢死刑的議題上看到過這一點。廢死刑支持者有很多理據,但是他們在支持人數上是弱勢的那一方,於是他們迴避公投,認為「對錯不是比人數」。

--簡單說來,他們認為多數民眾是錯的,而那些錯的民眾根本就沒有資格發揮政治影響力。

我同意廢死刑支持者的部份說法,對錯確實不是比人數,這是實話。過去全世界的人都以為地球是平的,結果還不是錯得一塌糊塗。

但是,如果人民「無論如何就是想選擇錯的選項」呢?難道他不能選嗎?我們可以勸說一個人隨便翻過懸崖護欄有多危險不智,但是我們難道還能阻止他不成?這樣思想的理據在於:國家是由人民的力量凝聚成的,運用這力量的總體決策,當然應該反映出人民的意志才對--哪怕那是錯的,是會招致毀滅的。

然而我認為,為了降低這種(偶然集體發傻濫用公權力造成的)傷害,這邊應該要設下一條保險的界線,也就是訂立「國家權力(既公投影響力)無法涉及的領域」--比方說不能透過投票抹殺某人的生存權或財產權等等。當然,這些限制的確立方式同樣得透過公民意見投票產生,也可以透過投票廢止修改--但我想,如果大家都會害怕被其他人用選票殺死、搶劫,這種保護自己安全的法條要通過應該是沒問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