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槍枝開放的利與弊

在網路上搜”槍禁”之類的關鍵字,發現多半是「反對開放槍枝」的聲音,但論點除了不斷訴諸恐懼以外,鮮少看到其他說法,這讓我覺得很可惜。這明明是個可以仔細思考的問題。

話先說在前頭,我個人是偏向開放槍禁的。思想背後自然有些取捨,就在這邊把他寫出來。

槍枝造成更多暴力事件?

想像以下兩種狀況:

  1. 在一個平民百姓中,只有壞蛋才有機會擁有槍枝的社會,和
  2. 不管哪個路人都可能懷裡藏著槍的社會。

哪一個社會安全?

推論

在 (1) 的狀況下,不管歹徒手上有沒有槍,受害者的反抗能力是可以被準確評估的,這表示說,歹徒可以精確地找到能輕易欺負下手的目標。

反觀 (2) 的狀況,不管歹徒手上有沒有槍,潛在受害者的身上可能藏有槍枝這點,對歹徒的行動將是一個極大的威脅。當歹徒無法確認他能對付任何一個路人時,擁有基本思考能力的歹徒,放棄暴力犯罪的機會顯然比 (1) 的狀況高。

讓我們把問題變得更具體一點,想像以下狀況:

某個高中女生夜晚經過一條光線昏暗的小巷子,這個女生身材嬌小,動作看起來也不特別靈活,然後巷子的角落裡有個剛看過 A 片,慾火焚身的潛在犯罪者發現了她。

在 (1) 中,潛在犯罪者很容易就能觀察發現,自己的體力具有絕對優勢,想做壞事能輕易得手,潛在犯罪者的心理將會傾向於選擇實行犯罪,將女孩子撲倒,先○再△。

但在 (2),潛在犯罪者會擔心「這嬌小少女口袋中會不會有一把槍」,難保自己不會一撲上去,小命就掛在這裡了?

槍械造成的影響

簡單說來,槍械抹平了暴力活動中的體力效應。

注意,這兩個狀況中,高中女生本身不需要有任何不同,就算高中女生身上其實沒有槍,甚至她壓根不知道槍禁已經開放,只要犯罪者知道這一點,嚇阻力就是存在的。

另一方面,考慮壞蛋的火力隨著槍禁開放而升級的問題:

就算在 (1) 中潛在犯罪者拿的是手槍,(2) 中潛在犯罪者拿的是衝鋒鎗,高中女生對歹徒的嚇阻力也不會因此降低,因為只要女生(可能)有槍,犯罪者每次犯罪都是要冒著額外生命危險的。

依據以上的論述,開放槍禁後,理性的暴力犯罪者應該會減少,而不是增加。總結如下:

  1. 對於任何擁有理性思考能力的人而言,要能確認自己能在暴力中佔到一定程度的相對優勢,才會挑起暴力行為。(假設)
  2. 當槍禁開放後,任何人都無法確定,你眼前的傢伙是個能夠用手上武力對付的軟柿子。(假設)
  3. 根據 (1) 與 (2),開放槍禁後,理性的暴力犯罪事件會減少。(結論)

理性的重要

我想大家都注意到了,前面的論述中不斷強調「理性的犯罪者」,這是因為,嚇阻力這種東西只有當人還能用大腦思考時才會起作用。這在法律上也是一樣,如果我們期望法律擁有任何嚇阻力,我們就必須期待犯罪者多少具有權衡犯罪代價的理性。

當然我們也知道,犯罪者(特別是暴力犯),有些是屬於衝動犯罪的,這種狀態下很難期待嚇阻力會發揮任何作用。但另一方面,既然衝動犯無法理性思考,那麼手邊的武器到底是保麗龍球或重機槍,也不會成為他犯案與否的依據。以發生率來說,不管槍枝禁不禁,衝動犯的犯罪率都沒有變化的理由。

不過等等!--雖然衝動犯犯罪率不變,但衝動犯造成的傷害可能改變。這點我們留到下章再述。

槍枝製造更多凶殺案?

相信很多人認為,槍枝會造成更多的兇殺案,然而真的是如此嗎?

考慮這個問題前,我們必須要先將情況分為

  1. 「理性殺人」
  2. 「衝動殺人」

這兩種狀況。

理性殺人

其中,(1) 指的是犯罪者具有理性思考能力,他殺人是有預謀的;反過來說,(2) 指的是一時腦充血或發瘋,已經失去理性思考能力的殺人者。

我們先來考慮 (1)「理性殺人」的情況。在這種狀況下,槍枝普及會造成更多殺人案件嗎?

在 (1a) 理性殺人犯歹徒企圖使用「手槍類小型槍械」殺人時,狀況將會類似前章所述的暴力事件,也就是說,在沒有槍禁的社會中,潛在殺人者會因為攻擊要承擔更大的當場死亡率,因此傾向於不犯罪。

雖然若理性殺人犯一開始就是打算殺人(即蓄意殺人),故不用長期與受害者僵持,被受害者反擊的風險較小,以及蓄意殺人本來就是刑法上會導致槍斃的重罪,因此會排擠掉部份「因為受害者可能擁有槍枝而產生的嚇阻力」,但嚇阻力增加的幅度就算沒有普通暴力犯那麼大,不過增強嚇阻依然是可以預期的。

但當 (1b) 理性殺人犯持有遠距離狙擊武器的狀況下,情形又不一樣了。

在中遠距離攻擊的情況下,受害者攜帶的就算是同等級的武器,也幾乎不可能威脅到加害者。

受害者因為(可能)持有槍械所產生的嚇阻力,將會無限趨近於零。

考慮人民安全,長槍的槍禁開放有令人存疑之處。

衝動殺人

再考慮 (2) 衝動殺人的狀況。

根據我前面的定義,衝動殺人犯是指在失去理性的情況下攻擊對方,並「意外」殺死對方。 若衝動攻擊犯使用的是拳頭,那出人命的機會很小;如果使用了槍械,毋庸置疑,致死率會大大上升。

不過這裡還有兩個問題。別忘了,衝動犯不是真的想殺人,他只是想發洩而已。在這個前提下我們可以問:

  1. 非理性的衝動暴力犯,他使用武器並導致對方意外死亡的機會有多大?
  2. 因為開放槍禁而被衝動犯拿合法槍枝殺死的人數,和因為開放槍禁,而被從理性加害者手上挽救的潛在受害者相比,兩者何者為多。

這兩項都是需要實證才能得到答案的問題,很遺憾我找不到資料,不過我想可以藉著尋找「使用工具(比方說球棒與刀械)的衝動暴力犯罪者」紀錄來取得有一定效度的參考資料。

另一方面,請不要以為無理性的衝動犯是很普遍的現象。

根據我個人的觀察,不少人似乎認為:開放平民持有槍枝,將會導致日常的爭執、口角與衝突,普遍改以槍枝來進行,從而讓台灣變成子彈橫飛的人間煉獄。關於這點我完全無法理解,以上的說法等於是說:每個人都會簡單地失去理智,從而成為衝動犯犯罪者。

這絕對是誤會,我們每個人當然都會激動忿怒,但激動到失去理智的情況其實絕少發生。

我們可以輕易注意到,在現在的世界中,我們常會氣憤難平,罵人混帳去死。但是請捫心自問,我們將這樣的爭執升級到拳腳相加的機會到底有多少?進一步地問,現在社會沒有管制小刀,一個人口袋中有把小刀並不稀奇,我們忿怒時會用小刀桶人嗎?即使你氣到頭髮都豎起來,而且口袋裡剛好有把瑞士刀的時候?

如果你承認我們平常吵得再激烈再不爽也不會用刀片捅對方,那麼,我們就沒有理由說:當我們口袋中有槍時,會因為激動而開槍。

不過當藥物(如酒精)影響了我們的判斷力時,衝動犯罪可能會變得更容易發生。

然而關於這點,我們可以用配套措施解決,比方說有前科者、精神疾病患者與酒精\藥物中毒者不得持有攜帶槍械,違者巨額罰款,同時可以合併告密獎金制度來降低執行成本。

這樣一來,不適合持槍者的持槍成本將會大幅上升,導致他們的持槍比例下降,進而降低對社會的危險性。

總結

優點方面

  1. 槍枝開放將降低社會中理性暴力犯的犯罪率。
  2. 解除任何限制等同於增進人民自由。

缺點方面

  1. 槍枝開放,將在衝突發生時增加死傷程度。
  2. 警察裝備升級要付出額外開支。

除此之外,我相信缺點 (1) 的效果(增加衝突死傷)應該能被優點 (1)(降低衝突發生率)抵消掉。

總地來說,到目前為止,我是支持槍枝開放的。